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天刑纪_ 第七百二十章 凭的什么-

时间:2020-12-18 18:1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曳光小说天刑纪 第七百二十章 凭的什么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感谢:gavriil、Sherizard、无仙粉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站住——”



    



    “放了老夫的弟子——”



    



    叫喊声在回荡,却无人理会,只有四道人影在水边你追我赶。而追逐之际,各自又惊奇不已。



    



    “黄兄,这是何处?”



    



    “海神召唤之地……?”



    



    “我知道啊,我是说……”



    



    “万兽埋骨之所……?”



    



    “哎呀,你莫非忘了那段谶语?”



    



    “哦,元会数尽,神归于极?”



    



    “嗯,天有九星,地有九宫……”



    



    “你我随同旋流冲至此处,不过数百丈深而已,老弟多虑了……”



    



    “这个……无咎,给我站住——”



    



    梁丘子与黄元子为了对付无咎,费尽心思,总算逮到时机,于是强攻出手。眼看着胜券在握,谁料无咎突然祭出一道诡异的符箓,威力出奇的强大,竟挡住了他二人的联手之势。随即祸不单行,意外跌入深壑,又落入水中,所幸有惊无险。而老哥俩上岸之后,尚未看清四周的情景,恰见另外两人翻着水花到了岸边,于是急忙追赶过来。怎奈修为尚在,法力神通无从施展,且步履沉重,如同凡人一个。即便对方也是如此,却远隔百丈,想要追上,或许要费番工夫。    



    



    “你放开我……”



    



    “少啰嗦……”



    



    “你言而无信……”      



    



    “我尚未脱险……”



    



    “你无耻……”



    



    “你师父无耻,你师兄无耻,你也无耻……”



    



    “哼……”



    



    “咦,你缘何停下?”



    



    无咎突然置身异地,同样不明所以,而尚未喘口气,又不得不撒腿跑路。没法子,他不敢面对两个地仙高手。而他跑路的时候,没有忘了抓起蛟筋。因为蛟筋的另一头,还拴着他的人质。却不想甘水子有所察觉,又见师尊与黄元子前辈追来,似乎胆气大壮,突然一反常态。



    



    “耍赖啊,逼我用强是吧?”



    



    无咎跑得正忙,手中蛟筋渐渐变重,他被迫止步,却见甘水子突然停下不肯走了。他拉扯几下,收效甚微,顿时急了,一把抓住甘水子腰肢便给拎了起来,然后继续奔跑。



    



    甘水子两脚离地,无从挣扎,却不甘屈服,四肢乱舞,口中呼唤:“师尊,救我——”



    



    梁丘子看得清楚,听得真切,急声喝道:“水子,为师来也!”



    



    这位玄明岛的地仙高人,倒是爱徒心切,安慰之余,厉声又道:“无咎,胆敢伤我弟子分毫,我必杀你……”



    



    黄元子跟着附和:“无咎小儿,你在劫难逃……”



    



    无咎一边奔跑,一边前后左右张望。



    



    左侧是水,碧波辽阔,无风也有浪,俨然一片神奇的大湖;右侧是峭壁,高耸数百丈,顶端为雾气环绕。而那朦胧的天穹之上,却又闪烁着片片光亮,像是星辰异象,又似水光倒映而神奇莫测。湖水与峭壁之间,则是百丈宽的空地,布满砂砾、泥土,抬脚踩上去便是一个坑,并随着奔跑而泥沙飞溅。后方的七、八十丈外,则是梁丘子与黄元子,甩动着斑白胡须,年岁老大,跑的不慢,愈来愈近。



    



    而顺着湖边跑了二、三十里,四周的情景依旧,纵然散开神识,也寻不见出路。



    



    难道又遇天坑?



    



    天坑倒也罢了,却过于诡异、过于巨大。尤其是两个地仙高手紧追不舍,甘水子又趁机捣乱。此番奔逃,似乎麻烦不少。



    



    “师尊,无咎他封我修为……”



    



    “哎呀,你缘何不听吩咐而擅闯海神岛呢……”



    



    “无咎他过于狡诈,骗了大师兄,弟子唯恐师尊被他所骗,故而前来禀报……”



    



    “倒是委屈了水子,待为师擒了那小子帮你出气……”



    



    “你师徒俩一个告状,一个护犊心切,烦不烦啊,给我闭嘴!”  



    



    甘水子并非寻常女子,见无咎以及她的师父与黄元子均未施展轻身术,已猜出了大致原委,渐渐有恃无恐。而梁丘子已追到了四、五十丈外,嗓门愈来愈大,气势愈来愈凶,好像随时都能解救弟子于水火之中。



    



    无咎再也忍受不了这对师徒的喋喋不休,怒叱一声,索性将甘水子抓起来扛在肩头,全力往前奔跑。



    



    甘水子猛然倒竖过来,恰好面对某人的脚后跟,却见两脚飞快,荡起一阵沙石飞溅。且随着肩头摇晃而上下颠簸,远不及之前的平稳。她又窘又急,挥拳击打某人的后背:“放开我,师尊,无咎他羞辱弟子呢……”



    



    “啪——”



    



    “哎呦,师尊,他打我……”



    



    比较修为,无咎根本不是地仙的对手,比拼脚力,他同样要远逊一筹。如此追逐下去,铁定吃亏。偏偏还带着一个善于折腾的甘水子,更让他暗中恼火。一个人仙修为的女子,老大不小,男人装扮,看着倒也精明干练,谁想关键时候,竟然如此的难缠。辱你?我还打你呢,再叫?再打——



    



    “啪、啪——”



    



    无咎奔跑不停,伸手抽出两巴掌。



    



    而甘水子本来放声呼叫,突然压低嗓门:“你……你竟打我的臀……”  



    



    话没说完,她已羞得难以启齿。



    



    谁料又是几巴掌抽来,“啪、啪、啪——”



    



    “哎呦,你……”



    



    甘水子的窘迫,顿时变成羞怒难耐。



    



    而无咎的巴掌,很响亮,很实在,抽打之际,不忘提醒告诫:“我打你屁股,又怎地?再敢聒噪,两片屁股都打烂!”



    



    一如从前的狂横,不一样的霸道。



    



    甘水子吓得急忙闭嘴,而一张脸早已冒出血色,忍不住暗中传音而恨恨咒骂:“无咎,你……你该死……”



    



    当着师尊与外人的面,被打屁股,还被高声宣扬,着实令人羞臊难耐。



    



    “哼!诅咒我该死的人多了,不少你一个!”



    



    无咎不以为然哼了声,顺手又是一巴掌:“何况本人最不信邪,一咒十年旺呢。而咒我一句,谢一巴掌。道友不妨继续,看看是你的屁是否够硬!”



    



    甘水子再不敢出声,也不敢挥拳挣扎,只得闭紧双眼,心底发出一声呻吟:“无咎,我恨死你了,师尊,帮弟子将他千刀万剐……”



    



    打女人的屁股也就罢了,难道还要评价个软硬适中?纵观飞卢海无数年以来,何曾出现过如此胆大、且粗莽霸道的狂徒?



    



    而甘水子为免再遭凌辱,只得忍气吞声。梁丘子亲眼目睹弟子受辱,岂肯罢休。



    



    “无咎,你敢欺凌水子,老夫必将百倍、千倍奉还!”



    



    “无咎小儿,你枉为仙者,岂能欺辱女子,再不收手,我黄元子绝不饶你……”



    



    无咎对于身后的怒骂声与叫喊声充耳不闻,只管撒开双脚狂奔。而不知觉间跑了小半时辰,依然没有离开湖水岸边,依然不见出路,依然还是绕着大湖转圈子。



    



    远远看去,一位年轻男子扛着一位女子狂奔不止,身后两位老者,则是狂追不停。场面有些怪异,而凶险也愈发临近。梁丘子与黄元子,已追到了二、三十丈外。



    



    便于此时,前方的百余丈远处,原本光滑陡峭的石壁,突然多了一簇枯黄的野草。在那野草遮掩之下,有个洞口隐隐约约。神识留意,洞内似乎幽深莫测。



    



    无咎禁不住加快脚步,直奔山洞跑去。



    



    洞内或许藏着妖魔鬼怪,亦或许藏着出路呢。遑论如何,都不能白白错过。否则这般围着湖水转圈子,不被累死,也要被那两个老家伙追上。且冒险一试,就此夺路而逃也未可知。



    



    “小儿,哪里逃——”



    



    无咎正想着便宜,一声断喝响起,随即一道光芒擦肩而过,竟是一位老者的身影疾驰数十丈,眨眼之间抢到洞口前,然后转过身来,手中多了一把三尺长的银色利剑,得意冷笑道:“呵呵,所幸本人尚存一枚当年的遁符,虽不堪大用,对付你小儿足矣!”



    



    竟是黄元子,抢先一步挡住洞口。



    



    此地难以施展神通、法力,想不到一枚仅能呈现三分威力的遁符竟在关键时刻扭转了双方的形势。  



    



    无咎始料不及,只得放慢脚步。



    



    梁丘子随后逼近,也终于松了口气,而话语中透着杀机,恨恨道:“小子,放了水子,跪地求饶!”



    



    无咎被迫停下,前后张望。



    



    他人在当间,左侧是湖水,右侧是峭壁,前后的十余丈外则是黄元子与梁丘子。黄元子背后的山洞,还是幽深莫测。而梁丘子伸手抓出一个奇怪之物,四尺多长,大腿粗细,像根狼牙棒,泛着金泽而显得极为沉重的样子。浅而易见,两个老家伙虽然不能施展法力神通,却要仗着人多势众,要来一个前后夹击。



    



    唉,无路可逃!



    



    无咎立足未稳,伸手将甘水子从肩头上扯下来,顺势一把抓住脖颈而摆出凶狠的架势,厉声喝道:“闪开去路,否则我撕碎了她……”



    



    黄元子微微一怔,急忙看向梁丘子。



    



    倒是忘了,那小儿尚有人质在手呢。倘若强行动手而招致甘水子罹难,只怕老兄弟不会答应。



    



    果不其然,梁丘子的脸色大变:“尔敢……”



    



    两位老者并未闪开去路,却有些不知所措。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又使得老哥俩瞠目错愕。          



    



    只见无咎抓着甘水子的脖颈,兀自满脸凶恶,而嘴角竟泛起一抹微微的苦笑,摇头道:“撕碎一个女子,多惨无人道啊!”话音未落,他伸手扯下甘水子腰间的蛟筋,就势轻轻推开,淡淡又道:“以后莫再惹我,否则我找你师父算账!”



    



    甘水子突然获释,愣在原地。



    



    那个曾经百般羞辱她的年轻人,就在三尺之外,不慌不忙收起蛟筋,落寞淡然的神情,像是换了个人。不过,他的话语依然颠倒莫测。我得罪他,他找师父算账?他一小辈,凭的什么?



    



    “水子,快到为师这边来——”



    



    甘水子听到召唤,猛然惊醒,扭头便跑,唯恐某人反悔。当她跑到梁丘子的身后,这才相信自己逃脱苦海。却见那道青衣人影伫立如旧,极为的淡定自若,唯有两道剑眉微微扬起,眉宇间透着莫名的英气。她正要凝神打量,忽又发觉两股酸胀,禁不住伸手揉搓,旋即已是双颊赧然而羞怒难抑。 



    



    与之瞬间,笑声响起——



    



    “哈哈,无咎小儿,你终究还是年轻稚嫩,优柔寡断,少了气魄,此生难有大作为!”



    



    “呵呵,小东西,你要找老夫算账,却不知如何算账呢?”



    



    “嘿嘿,两个老东西……”     



    



    ……



    ps:今天更新本不该晚,怎奈出趟远门刚回家。鞠躬!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