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公主快到我怀里来_ 68.奇特族人-

时间:2021-01-22 15:2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因风絮小说公主快到我怀里来 68.奇特族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六十八章

    南京城门口, 见过白芨的将士被顾子由唤到一旁问话。

    那些守城的将士见顾子由板着个脸,便猜想有不好之事发生,不敢多耽搁与欺瞒,将自己所见所闻,如数回话:“禀报驸马, 今日申时,白芨大人的车从此过, 出了南京城。”

    顾子由询问:“那马车长什么样?”

    “属下记得那马车四面皆是杏黄的丝绸装裹, 窗牖上覆着一帘淡绿色的薄纱。”

    “那便是公主晨间乘坐的车,你们可曾见着车厢内有公主殿下?”

    “白芨大人与我们说话之时,只将薄纱掀起一角, 隐隐露出半个面来。属下们...未曾见着车厢内之景,故而也不知公主殿下是否在其中。”

    “你们可曾见着那辆马车出城门之后往哪去了?”

    “今日乃皇上京察之日, 各地官员进进出出, 车辆甚多。属下们...未曾多加留意。驸马, 这公主府中可是出了什么事?”

    “并无事端,你们切勿私下议论。公主府的规矩你们可是懂得?”

    “驸马教训的是!属下们不敢逾矩!”

    “你们退下吧。”

    “是!”

    几个将士行往礼之后便退下了,正如他们所说, 今日乃京察之日,各地官员皆要涌入南京城,接受上级官员的考察。饶是夜幕, 来往的车马也是极多。白芨若混在这些人之中前往异地, 也没人会注意到。

    “子由, 你是怎么想的?”见顾子由听了守城将士的说辞之后沉默不语, 李煜祺出声询问道。

    顾子由抬起头来,认真道:“依守城将士的说辞,白芨应该安然无恙,那么只有两个可能。其一,公主也平安无事,但她们不知为何,突然出了城门。其二,白芨便是那个蓄谋已久之人。”

    顾子由的脑中迅速闪现着过往与白芨相处的种种。听李唯兮说,昏迷在五狮山,她被不明黑衣人追杀,命悬一线之时,是白芨及时赶到,救下了她。而她们二人在皇宫之中,被淑妃攻击之时,亦是白芨相救,这是顾子由亲眼见到。

    白芨救过李唯兮数次,又怎会...加害于她?

    顾子由着实想不通。

    李煜祺听罢,认真思索了一番道:“本王觉得二者之中,前者可能性更大些,白芨若想害永乐,机会甚多,不必等到此时。”

    顾子瑄也赞同李煜祺的看法:“兴许是我们将事态想得太严重了。公主殿下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不如我们先回公主府,等候一番,说不定夜间便有消息传回。”

    现在线索零碎,难以拼接,也只能暂时回府,理清思绪了。顾子由点点头,同意道:“好吧,我们回公主府。”

    李煜祺与顾子瑄在公主府中留了一会儿,与顾子由一同等候消息。后来尊王府管家来寻,便打道回府了。

    **

    这群女人好生的奇怪。

    李唯兮盘腿坐在草地上的一个扁平的石块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十米开外分外忙碌的那八个人。

    这一群人样貌奇特。特别是那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在黑夜之中发出幽幽微微的光芒来。多望几眼,便觉得能勾魂一般,她们秀鼻高挺,十指细长手掌却比寻常女子要大一些。皮肤白皙,头发很长,如果放下,应当至腰上。只是她们一并盘起,用木簪扎着,束于脑后。

    分外引人注目的是,她们的秀发在黑衣中竟现出红色来。难不成她们的头发是红色的?

    听完白芨的吩咐之后,这群女人身姿灵巧地钻进丛林中。寂静的山林中很快便传来了砍刀伐竹的声音。

    紧接着,三两个女子肩扛长竹,步伐整齐,从树丛中钻了出来。她们将长竹卸在不远处的一个空地之上。

    这些女子动作十分麻利,且配合默契,不出一炷香的功夫,竹子便堆成一个小山堆。

    而后便有人在空地上比比划划。

    她们这是在建房子?

    当一个小型的房屋基架出现在李唯兮眼前之时,她才明白这些寡言之人想要做些什么。

    明白她们的意图之后,李唯兮更移不开眼了。

    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令她瞠目结舌。

    这些黑衣女人所建造的竹屋一点都不含糊。竹子前端削尖,扎入黄土地中,立起支柱。屋顶为斜坡顶,用竹打好基架之后,用旅人蕉叶覆上。房高二米,人在里面行走绰绰有余。

    从伐竹到建造完工,这些女人配合得井井有条,不出一个时辰,像模像样的竹屋便建好了。

    “今夜有雨,加之山林之中寒气深重,有简陋竹屋躲避,应当会好一些,公主请。”

    李唯兮惊叹不已,提起裙摆踏入竹屋。

    这一个时辰之内建好的竹屋只能称之为简单而不能说是简陋。踏入里头,李唯兮还看见了床榻与桌凳。

    “公主,你要的笔墨纸砚,您现在可修书一封。属下立马派人送至公主府。”

    “好。”李唯兮收起惊讶的目光,屏息凝神地思索着自己要写些什么给顾子由。

    周遭之人并未散去,白芨冷冷的目光依旧胶在自己的手上。此时的和颜悦色,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压迫。

    虽以“公主”相称,但李唯兮明白此时的自己与那囚禁之人毫无两样。

    书信之中自然是不能将一些不能叙说之事添入。

    李唯兮在竹制的椅凳上坐下,神情顿了顿,后又恢复如常,她提起笔,点起笔墨,写起了平安信。

    顾子由是懂她的,就算她不明说,她也能猜到她此时的处境。

    她大可不必担心。

    “子由亲启。今本该去皇觉寺,殊不知路上偶发变故,临时出城。本宫一切安好,处理完事务之后,即刻归府。子由不必担忧,好生照料羽儿。父皇近日身子不大好,切不可告诉父皇变故之事,届时天下又得骚乱纷纷。李唯兮书。”

    “好了。”

    李唯兮抬起头来,笑吟吟地接上白芨的目光。

    白芨眼中并无过多的交汇,她点点头,将李唯兮所书之物装入信封之中。“公主放心,属下今夜就将信送入公主府。”

    “多谢。”

    白芨与那群黑衣女人交代了一番便匆匆离去,应当是送信去了。

    如此一来,自己就有机会接近这些奇怪的人了。

    白芨走后不久,李唯兮就明目张胆地对身旁的两个黑衣女人打量起来。

    这两个人,跟在自己的身旁,寸步不离。右边那个稍矮稍胖,不苟言笑,话少之又少。而左边那个高挑瘦削,唇薄且紧抿,模样冷峻,应当是个油水不进之人,李唯兮不妄想从她身上得到信息。

    自古以来,胖子总给人一种憨态,李唯兮打定主意先从右边之人的身上入手。

    然而世事难料,真是的情况与李唯兮脑中所想正好相反。

    竹屋里头有一个长板凳,李唯兮坐在中间,二人就如护法一般立在她的身旁,如那经历千百年的青松,岿然不动。

    李唯兮处在中间,如坐针毡,好生的不自在。

    她吐了两口气,将脸朝右转去,对着那胖女人道:“你叫什么名字?”

    胖女人的脑袋机械地朝着李唯兮转来,冷冷的目光在她脸上逗留了两秒,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冷哼了两声又将脑袋移走。而后摇了摇头,并不回应李唯兮。

    李唯兮背后冷汗直下,初次打招呼,没想到是这般尴尬的局面。

    她再次积攒起勇气,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对着左边的那个女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想象中的冰冷与尴尬没有到来,瘦削的女人眯眼笑了起来,语气欢快道:“我叫曲莲,她叫不留行。”

    李唯兮十分意外,她没想到这个名为“曲莲”的瘦削女人却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她,顺带还说出了那个胖女人的名字。

    “你不必害怕,我们都是心善之人,不会伤害你的。”曲莲拍了拍胸脯保证到。“不留行是个天生哑巴,就算你与她说话,她也不会回你的。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你长的真好看,门主说你们救我们老祖宗,到时候你就是我们族人的大恩人了。”

    李唯兮笑着答道:“我姓李,你称呼我为李姑娘便好。”

    “好,日后便称呼你为李姑娘了。”

    原来那位胖女子是个哑巴,难怪自己问话并不答应。李唯兮言笑晏晏,继续对着曲莲问道:“那曲莲姑娘年方几何?婚嫁否?”

    按照她的身材与容貌来看,李唯兮猜测这个曲莲姑娘与自己应当是年纪相仿。

    自古女子年龄不适与他人相诉,如若这个曲莲姑娘不愿告诉自己。李唯兮会立马止住话头。

    可这曲莲姑娘并无扭捏的神态,眼含笑意道:“上月刚满十岁。”

    “十岁?!!”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