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天刑纪_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兵行诡道-

时间:2021-02-22 14: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曳光小说天刑纪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兵行诡道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感谢:偷懒De笑容、蛮神书友57013513、朱昊典的捧场与双倍月票的支持!

    ……………………

    城外。

    双方隔空对峙。

    玉神界的一方,是神族的四位长老,支邪、昆敖、宇毒、区丁。

    原界一方,是无咎、丰亨子、玉真人、万圣子、鬼赤。

    “找我何事?”

    无咎明知故问。

    百丈之外,神族的四位长老交换着眼神。其中的区丁往前两步,扬声道——

    “放了厉囚长老!”

    “哦……”

    无咎恍然点头,却不置可否。

    大战已过去了三日,湖面上还是通红的一片,在炽烈的日光照耀之下,闪烁着诡异的血光。

    而远近四方,倒是未见异常。

    那四位长老,真的要人来了?

    “放了厉囚长老,我神族罢战一月。否则攻城之时,寸草不留。”

    如今的夏鼎城,早已是千疮百孔,破损不堪,便是完整的树木也没有一株。所谓的寸草不留,无非是要将原界的修士斩尽杀绝。而放了厉囚长老的补偿,也仅仅是换来一个月的罢战,之后该怎样还是怎样,双方继续拼个你死我活。

    这位区丁长老的傲慢、狂妄,与厉囚如出一辙。

    “嗯,长老的诚意有加,着实叫人难以拒绝啊!”

    无咎伸手挠着下巴,迟疑不决的模样。

    “不可!”

    玉真人一直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急忙传音提醒——

    “切莫轻易放人……”

    无咎点了点头,转而道:“这个……区丁长老,能否容我斟酌几日,再行答复呢?”

    “几日?”

    “一个月……”

    “哼,先放了厉囚长老!”

    区丁直接回绝了无咎的请求,且没有半点缓和的余地。

    便于此时,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同样是位老者,显得颇为的匆忙。他与四位长老举手行礼,传音对话之际,扭头看向无咎,两眼中竟然透着怨恨之色。而不消片刻,其中的区丁长老突然喊道——

    “公孙无咎,我容你十日。十日之后,务必给我交出厉囚长老!”

    区丁丢了一句狠话,与几位长老扬长而去。

    丰亨子、万圣子、鬼赤,唯恐不测,皆严阵以待,谁料危机轻松化解,各自暗暗松了口气。

    而玉真人更是露出笑容,夸赞道:“嗯,处事沉稳,颇有高人风范!”

    在他的提醒劝说之下,无咎没有交出厉囚。为此,他很是欣慰。

    “诸位,回城!”

    随着玉真人的抬手一挥,众人奔向夏鼎城。

    转眼之间,一行五人穿过护城大阵。

    而尚未落入城内,玉真人已急不可耐道——

    “无咎,且去神殿放出厉囚,莫忘了禁制他的修为。我要与他叙叙旧,呵呵……”

    无咎却落在城墙之上,轻声回道——

    “死了!”

    “谁啊……”

    玉真人急忙转身,愕然道:“你是说厉囚,他怎会死呢?”

    丰亨子、万圣子、鬼赤,也是始料不及。

    “老弟,你杀了厉囚?”

    “看来不假,他的心狠手辣,并未浪得虚名……”

    “想必是厉囚咎由自取,否则他也不会杀人……”

    玉真人跟着众

    人落在城墙上,急忙问道——

    “无咎,你杀了厉囚,一位神族长老,天仙的高人?”

    无咎点头默认。

    “你……”

    玉真人又急又气,恼怒道:“你既然杀了厉囚,缘何又答应放人,十日后如何交代?”

    也不怪他恼怒,只当无咎听从劝说,要将厉囚交给他发落,却不想人死了。对方不仅骗了神族的长老,也辜负了他的一腔苦心啊。

    玉真人伸手指点,只想发作,却又一甩袖子,转身飞下城墙。

    “老弟……”

    丰亨子摇着头,欲言又止。

    无咎报以微笑,安慰道:“丰家主,我回头自有交代!”

    “好吧!”

    丰亨子拱了拱手,告辞离去,

    万圣子则是趁机靠近,传音问道:“人都死了,你如何交代,快给老万透个底细……”

    无咎笑容如旧,却默然不语。

    大战过去了三日,城内依然破烂不堪。

    成群的家族弟子,或是聚集歇息,或是修葺房舍,或是东游西逛,一个个显得没精打采。

    想想也是,虽说连番击败神族的强攻,却困守危城之中,似乎看不到任何出路,也不知道能够活到何时,众人无不感到迷茫而又绝望。

    不过,城墙脚下,却聚集着数十人,吵吵嚷嚷的很是热闹。

    无咎冲着万圣子、鬼赤摆了摆手,抬脚飞了过去。

    龙鹊、夫道子、高乾、仲权、羌夷等人,尚自围着一个十余丈的乌黑之物。见三人到来,各自举手致意。而龙鹊则是兴奋道——

    “无先生,我的宝物呢?”

    “什么宝物?”

    “战车啊,这便是了,我已弄清了驱使之法,却仅有一个,而难堪大用……”

    无咎明白过来。

    此前缴获了八具战车,其中的七具被他收入魔剑,却掩盖在成群的兽魂中,差点被他忘了。

    “你懂得驱使之法?”

    “呵呵,且看——”

    所谓的战车,像条船,有船头船尾与船舱,通体乌黑,刻满符文,散发着炽烈的气机而颇显怪异。

    龙鹊纵身跳上战车,分说道:“此物为晶石驱动,容得下百多人,来去快如闪电且坚不可摧,用来长途奔袭,或攻城破阵,那是再好不过!”他抬手打出几式法诀,横卧在乱石堆中的庞然大物竟然微微晃动,继而光芒笼罩、烟尘溅落,紧接着嗡嗡震响而悠悠飞起。

    “哈哈,如何……”

    龙鹊得意大笑。

    而他笑声未落,突然火光环绕,战车“呼”的一声激射而去,竟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火红的烈焰,随即惊叫声与闷响声传来——

    “哎呀,不妙……”

    “轰——”

    不过眨眼之间,战车已横贯夏鼎城,随之闷响轰鸣,而碎石迸溅。城北的高墙竟被捅了一个窟窿,霎时惊动四方而人影混乱。

    “强敌来袭……”

    “何人捣乱……”

    成千上万的家族弟子聚集而来,还有十多位天仙高人循声而至。

    却见城墙斜插着一截乌黑之物,从中爬出一位金须金发的壮汉,他一边抖落着碎石,一边狼狈大喊——

    “龙某乃是玉神界祭司,无先生的兄弟,自家人啊……”

    无咎与万圣子、鬼赤、夫道子、仲权等人,也赶到了城北。

    龙鹊扑打着身上的灰尘,又道:“方才失手,容我尝试……”

    “你这

    般尝试下去,想要拆了夏鼎城啊!”

    无咎摇头拒绝,眼光闪烁,似乎有了决断,他看向人群中的几位老者。

    “诸位道兄,找人修补阵法。而海元子、成元子两位道友,我有事相求。”

    闻声赶来的天仙高人,有海元子、成元子,也有虞青子、卢宗、方应等各家的家主,彼此早已熟悉,故而他也不客气,吩咐众人搬出战车,然后修补城墙的窟窿。而他本人则是带着万圣子、鬼赤等人,与海元子、成元子聚集在城中的空地上。

    龙鹊依然有些尴尬,自言自语道:“法诀不够娴熟而已……”

    而无咎并无责怪之意,反倒是挥袖轻拂。众人的面前,霍然多了七个乌黑的庞然大物,正是龙鹊念念不忘的七具战车。他这才说道:“龙兄,原物奉还,数日之内,务必驱使娴熟!”

    “哈哈”

    龙鹊没作多想,早已是两眼放光。

    无咎继续吩咐道:“海兄、成兄,召集各家炼器高手,帮着龙鹊修复战车,再召集一千精锐弟子,数日后我另有用处!”

    海元子与成元子不明究竟,却还是点了点头。

    无咎不再多说,踏空而起。

    片刻之后,他与万圣子、鬼赤,出现在神殿门前。再也无人阻拦,三人长驱直入。

    神殿乃护城大阵的阵眼所在,并无损坏。

    此时,殿堂内异常寂静。丰亨子与朴采子、沐天元盘膝而坐。三人面前的石台上,闪烁着城外的景象。

    而玉真人,则是背着双手,低头踱步,神色郁闷。忽而有所察觉,他猛然抬头——

    “无咎……”

    “玉兄,三位家主!”

    无咎打着招呼,神态轻松。

    而玉真人却气不打一处来,摆手道:“你满嘴瞎话,全然不计后果。我只问一句,十日后你如何交代?”

    丰亨子与朴采子、沐天元,起身相迎。

    无咎摇晃着站稳身形,抬头打量着大殿尽头的神像,转而咧嘴一笑,反问道:“与谁交代?”

    “你……”

    玉真人脸色发僵,扭头看向三位家主。

    “三位道兄听见没有,他分明杀了厉囚,却许诺十日后放人,此时却装糊涂。他要干什么,他是要将十万家族弟子置于死地啊!”

    “老弟……”

    丰亨子与朴采子、沐天元,同样的面带忧色。

    却见无咎摇头道:“神族的四位长老已然知晓真相,唯独诸位蒙在鼓里!”

    玉真人与三位家主,均是一怔。

    “此话怎讲?”

    “有何凭据?”

    “若无凭据,不敢猜测!”

    “无咎老弟,你是说区丁长老,他前后的言行不一……?”

    无咎冲着沐天元点了点头,收起笑容,正色道:“沐家主所言不错,区丁前来讨人,极为蛮横,且言语之中,多有欺诈。我假意敷衍,倘若试探不成,便道出实情。谁料随后赶来的天仙高人,竟然让他答应延缓十日。而能够让他松口的缘由只有一个,来人与他传递消息,厉囚已不在人世。  ”

    “既然如此,为何延缓十日?”

    “召集帮手,蓄势再战!”

    “莫非玉神尊者亲临?”

    “玉虚子放纵神族灭杀原界,他应该不会轻易现身!”

    “此言当真?”

    “厉囚生前亲口所说。”

    “不敢相信,尊者他……无咎老弟,你我如何应对?”

    “兵行诡道……”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