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一代权臣_ 003 收服王老五-

时间:2021-04-07 19:1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笔讷小说一代权臣 003 收服王老五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王老五虽不过是一介农夫,却也善于察言观色,他听秋仪之话语之中没有什么责备的意思,心中已是大定,忙将秋仪之和赵成孝领进大堂,嘴巴里却没闲着:“我说这大清早的,树枝上就落了两只喜鹊,吱吱呀呀地叫了一个时辰才飞走。可不贵人就来了,就是我这里简陋了些,入不得老爷的法眼,真是委屈老爷了啊!”

    秋仪之见这大堂之中除摆了一套质地甚佳的硬木家具之外,再无别的装饰——莫说是古籍典册、名人字画,便是一两座花瓶都是没有的——显得豪华有余而风雅不足。

    秋仪之也不客气,径在主座上坐下,笑道:“我说王老五,有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话正好用在你身上。几个月不见,居然在这里开堂审,当起县太爷来了。”

    王老五恭敬地侍立一旁,挠挠头道:“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秋仪之闻言大笑:“当官还有迫不得已的吗?到底怎么回事,你快给我从实招来!”

    “唉!”王老五叹口气道,“当初老爷来淮阴县教训过孙扒皮之后,就跑去别处公干去了。可小人可倒了霉,孙扒皮随手就派人将我抓了起来,挨了数不清的打,最后问了个谋反的死罪,关在大牢里头,就等秋后一刀。我老爹也在这时候急得病死了。”说到这里,王老五眼中似乎有些湿润。

    秋仪之也跟着叹口气道:“说起来,这也是我做事不周全。在此先跟你道个歉吧!”

    “不敢,不敢!”王老五继续说道,“可没想到这孙扒皮也不蠢,听了县里头赵大官人的劝,真的备了军粮送到幽燕大军那里。后来幽燕王打了几个胜仗,又攻下京城、当了皇帝,这孙扒皮便被保举了个大功,虽然没有高升,这县太爷的位子却是越坐越稳了。”

    秋仪之听了沉思不语,又听王老五道:“孙扒皮得了彩头,也自然不会再为难我,便将我放了回来。可是这样一来,我已家破人亡,干脆放手一搏,就说我同老爷您是故交,过不了多久就要进京当官去了。那孙扒皮果然就怕了我了,还赏了我这么一处宅子,还想着我进京之后能拉他一把,也好让他升官发财。后来乡里乡亲的都知道我在孙扒皮跟前说得上话,遇到事情都让我去打招呼,孙扒皮倒也给面子,没有不听的。这样一来二去的,我就成了这淮阴县里头的二老爷了。”

    秋仪之笑道:“你这也是没有办法里的办法了……可是这案子断得却不公道,否则我还真赏你个县官当当呢!”

    孙扒皮却说:“老爷是皇上跟前的人,这里头的花花绕绕或许还未必知道呢。就拿刚才俩兄弟的事情来说,要是闹到孙扒皮那里,两家都想着赢官司,免不了向上头行贿;孙扒皮有意无意再一拖,这两家人又误了农时,还不得家破人亡,说不定到时候这块地也不是这两家人的了呢!”

    秋仪之听罢,长吁一口气道:“你话语虽然粗俗,这里头却是一篇吏治的大文章呢!”

    王老五答道:“小的大字不识半个,别说大文章了,就是小文章也不会做呀!可小的却知道,皇上登极免了河南道两年的赋税,官员们没借口捞好处,都盯着打官司这块肥肉呢!”

    秋仪之赞道:“好!就凭你王老五这几句话,便又是大功一件。J记得当初我跟你分别时候,说过要带你出人头地。而今我接了皇上旨意,要去江南山阴县当县令。你不如跟我一道去赴任,怎么样?”

    王老五犹豫了半晌,迟迟不肯回话。

    一旁的赵成孝却着了急,骂道:“好你个王老五,我看你人穷嘴贱,也不知我家公子看中你哪里了?居然还敢搭架子,怎么?跟着我家公子委屈了你了吗?”

    王老五赶紧摆摆手,说道:“不是……不是……”

    秋仪之却满不在乎,说道:“你心里这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么?你如今在这淮阴县内好歹是个‘二老爷’,可要是去了山阴县也就是我手下一个家丁身份,哪有现在这样威风八面?”

    王老五被点破心思,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口中却不愿承认,只道:“小人哪敢这样想?”

    秋仪之却道:“这也是人之常情。不妨在此告诉你,我可并不是什么小小县官,乃是当今圣上远房子侄,讨逆之役又立了大功。皇上本来想封我做大官的,可我却嫌麻烦,便只求在江南富庶地方做个知县玩玩。至于那孙扒皮,我只消同皇上说一声,立刻就摘了他的乌纱帽,你信不信?”

    秋仪之这话说得胸有成竹,不由得王老五不信,却也被吓得不轻,饶是他一张利嘴,也只能结结巴巴地说道:“原……原来老爷,居……居然还是皇亲国戚!”

    秋仪之见状颇为得意,便笑道:“怎么?这下愿意跟我走了吗?”

    这王老五本就是个胆大包天之人,老父亲死了之后又没了牵挂,便咬咬牙,说道:“跟着老爷必定不会亏待了小的,我这就跟老爷走吧!”

    “好!”秋仪之赞道,“果然快人快语,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我给你半个时辰打点些细软,这就跟我走吧!”

    王老五却道:“小的不名一文,没啥好带的,这就跟大人走了罢!”

    秋仪之点头道:“也好!就是你这身绸袍我看着不伦不类,快去你赵哥这里拿套劲装穿穿,好歹也有个使唤人的样子不是?”

    王老五连声答应,便从赵成孝那边领了一套衣服,当即换上。

    秋仪之见他换了装束,也算是干净利落,便多嘱咐两句道:“你王老五心思灵活,做人也还算老实,就是胆子太大,这张嘴也没个把门的。告诉你,我的身份,乃是一件机密大事,不能轻易透漏给别人。若是多说一句半句,便是杀身之祸,你懂了吗?”

    王老五也知道秋仪之这话的分量,连连点头答应,又道:“大人既然来了这淮阴县,要不要顺道去见见孙扒皮,他好像就在县衙里面。”

    秋仪之想也不想便道:“他孙扒皮能上得什么台盘,也值得我亲自去见吗?我等不用见他,这淮阴县我也不想多呆,这就启程赶路吧。”

    王老五听秋仪之说话斩钉截铁,便也只好诺诺连声道:“好,好。既然大人这么说了,小的就为大人牵马去吧。”

    于是一行人加快步伐便出了淮阴县城,便往东南方向而去了。

    这一路之上,正是风和日丽、春光明媚之时,秋仪之走得十分畅快,不就之后便到了山东道境内。

    山东乃是儒家圣人出生讲学之地,自古以来又都是富庶之地,名胜古迹甚多。秋仪之并不急着赶路,便趁此机会登泰山、拜孔庙、饮趵突、观蓬莱,游玩了整整一个月,才想到南下赴任。

    又恰逢山东乃是大汉漕运枢纽之地,一条大运河直通江南道。

    秋仪之在北方每日骑马,而极少坐船,觉得十分新鲜,便叫王老五去寻条客船,也好顺流南下。

    王老五刚刚投入秋仪之门下,正要抓紧巴结,不过多时便已寻到了一条船。

    秋仪之见这条船乃是一艘颇大的画舫,有六七丈长、两三丈宽,上下分为两层,便问王老五道:“老五,你不觉得这艘船太小了么?”

    王老五答道:“大人,这船还小啊?我们拢共才二十一个人,这艘船好歹也能载上四五十人,还不够大的吗?”

    秋仪之笑道:“载我们这几个人当然是足够了,可我们这边还有二十匹马,你说这条船怎么装得下?”

    “嗨!”王老五笑道,“这我早想好了。公子就在此处把马卖了,得了银子,再到江南一模一样选几匹,也省得船舱里尽是马味了……”

    王老五话音未落,秋仪之所带亲兵早已笑成一片。

    有的说:“老五,你当这些马是田里头翻土的畜生吗?想卖就卖,想买就买?”

    “可不是嘛!老五脑袋上插个标把自己卖了,得的钱怕还买不来一根马尾巴呢!”有人随声附和道。

    “谁说的?要是比起耕田来,老五说不定还真不输给这几匹马。我说老五,你买身不买啊?他们不要,我要,十两银子怎么样?”

    “我出十二两!”

    “二十两,一口价!”

    说着说着,话题便偏到王老五卖身上了。

    这王老五也不是孬种,听他们这样嘲笑自己,涨红了脸反骂道:“放屁!你们当老子是窑姐啊!要卖你们自己卖去!”

    不知何人听了,回了一句:“就凭你这卖相?我看你他妈就算进了窑子,也得饿死!”说罢,又是一阵哂笑。

    秋仪之听了,唯恐这群粗人闹出事来,忙高声道:“你们都吃饱了没事做了吗?谁再多说半句,这两天就别吃饭了!”

    这些亲兵都知道秋仪之身份,听他这么一说,立即闭口不语。

    秋仪之这才转身对面孔涨得通红的王老五说道:“老五啊,这事也不怨你。你看这些马,每一匹都是渤海草原上的骏马,打起仗来,多这一匹马,强过多十个人呢!再拿我胯下这匹大青马来说,乃是正正经经的汗血宝马,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就算有人拿整座淮阴县城来换,我都未必肯答应呢!”

    王老五这才知道这几匹畜生居然堪称价值连城,顿时怔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说道:“小的不知这几匹马居然是这样的宝物,险些误了大事。我这就去另找一条船来,包大人满意!”

    这王老五还真是雷厉风行,不到一袋烟功夫,便又找了艘船——乃是一艘北上运了漕粮之后,放空南下的粮船——虽然朴素了些,却有的是可以运马的空间,扫扫仓底就连马吃的草料也省了。

    秋仪之原本就是极朴素之人,对这些豪华装饰十分不在意,只觉得此船甚好,便登船南下去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